中美贸易战的国际反应

  • A+
所属分类:财经证券

5月4日,美国高级贸易代表团草草结束在北京的访问返回华盛顿。这次“会谈”不被叫做“谈判”,但也不能说不欢而散,因为毕竟和谈的大门仍然敞开着。美国代表团内部意见也不一。

如果今后中美最终展开了真正的贸易谈判,这一系列会谈(从今年2月中国副总理刘鹤的华盛顿之行,到5月初美国贸易代表团的北京之行)等,将构成“前谈判”(pre-negotiations)。

“前谈判”是一个很专业的外交学术语。“前谈判”甚至比“谈判”(过程)还重要。

谈判是中美解决贸易关系紧张的一种可能。美国特朗普政府选择“谈判”的可能仍然是存在的。这次在北京,从美方公开的文件看,他们提出的贸易条件也不能算是过分苛刻。即使算是过分苛刻,因为属于“前谈判”,要价高也是符合谈判规律的。考虑到特朗普政府把其与各国的贸易关系的调整,同美国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,甚至2020年总统连任联系在一起,如果是谈判(包括会谈),美国欲速战速决。这次北京会谈后,如果一个快的协议产生,肯定是中美“相向而行”的结果?

另一种可能是,北京“会谈”后,中美贸易关系如同入夏的气温,持续升高,甚至失控或故意变成贸易战。

中美贸易战最终躲不过?我认为,双方或者至少其中的一方,在准备贸易战的同时,也在竭力避免贸易战。但是,我们一定要考虑到贸易战全面爆发的可能性。

跳出中美双边,从全球贸易或全球政治经济的角度,贸易战还有两大问题必须考虑:一是中美贸易冲突的多边战场,二是世界各种介于中美之间的“第三方”对中美贸易冲突的反应与行动?

很明显地,尽管特朗普政府将继续“人不死性不改”,批评和抵制多边主义依旧,但特朗普政府仍然要参加今年几场最重要的全球论坛。中美贸易冲突将“外溢”或者蔓延到这些多边场合。

今年的七国集团(G7)峰会在北美的加拿大举行,特朗普政府怎么利用G7对中国施压?

今年的二十国集团(G20)峰会在南美的阿根廷举行,特朗普政府是否将利用G20对付中国?

美国贸易代表团抵京前,4月30​日​的《纽约时报》发表著名专栏作者弗里德曼(Thomas L. Friedman)的关于“定义中美关系”的评论,认为美国在欧洲和亚太的盟友本来可以支持美国向中国施压,但是,由于特朗普政府与欧洲的政治关系不好,与欧盟也存在贸易冲突,以及早已退出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》(TPP),而无法利用美欧联盟对付中国。

但是,弗里德曼又指出,在要求中国遵守国际规则方面,美国与欧盟、日本领导的新TPP集团(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,简称CPTPP)等有共同偏好和利益(兴趣)。“北京最不希望看见的就是美国和欧盟组成统一战线”。于是,弗里德曼提醒和建议美国贸易代表,与欧盟合作,举“西方”之合力,对付中国。

他说:“我们正处在定义西方与中国经济关系的历史关头——这显然是我们的第一要务——日本、韩国、欧洲和加拿大,是我们推动中国转向正确方向所需的。”他这里提到的韩国不在G7里,其他国家都是G7成员(今天的G7包括欧盟,但名字不改为G8,因为G8曾经是特指包括俄罗斯的G7)。难道这意味着,今年的G7峰会,特朗普政府要努力与日本、欧盟、加拿大组成对付中国的统一战线?

在中美贸易冲突中,除了G7及其成员的反应,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地区组织就是中国附近的亚细安。

据新加坡主要报纸《海峡时报》和《联合早报》报道,著名国际法学者、新加坡巡回大使许通美认为:“处在中美随时可能爆发贸易战的关键时刻,亚细安10国更须团结一致并保持中立,不倾向任何一方或向任何势力靠拢。”不过,“亚细安是唯一能聚集中美双方代表对话的组织”,为了加强亚细安的国际地位,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将加强亚细安对中美的重要性。言外之意,亚细安不希望因为中美贸易冲突而受损,却也在伺机发现中美冲突中所展现出来的对亚细安有利的机会。

总结一下,如果中美贸易冲突的外交谈判解决方案失败,并升级为贸易战,中美之外的其他国家或者贸易集团(欧盟)的走向,十分值得我们关注。我判断有如下场景(情景):

第一种可能是,美欧在对华贸易问题上结构性结盟。欧盟国家确实在中国问题上与美国有诸多共同利益。不过,欧洲与特朗普政府在价值(观)上和原则上的根本分歧难以克服。欧盟与中国的贸易差异与美中贸易冲突还有不少不同。在今年的G7上,特朗普政府说服欧盟和加拿大对中国联合发声,似乎难度不小。欧盟和加拿大与特朗普政府在最好的情况下,也是貌合神离,因为欧盟和加拿大明显知道,在国际贸易规则方面,特朗普政府不仅不值得同情,而且是破坏世界贸易组织的祸首。

特朗普政府可以利用其“印太”框架向中国施加压力。“印太”是新的全球领导集团。最近在访问澳大利亚时,在欧盟中举足轻重的法国总统马克龙支持“印太”。这说明,“印太”在扩大中。但是,中国也会努力改善与印度的关系,以及利用新的上海合作组织(包括印度等)化解来自“印太”的挑战。

加拿大轮值的G7夏洛瓦峰会和中国轮值的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同时举行。从经济上讲,考虑到聚集在“印太”下的都是领先的世界经济大国,如果特朗普政府发挥好,“印太”倒是足以向中国施压的。而上合组织中只有中国和印度是经济大国,且即使合在一起仍然无法匹敌G7或者“印太”。显然,印度在上合和“印太”之间游刃。

第二种可能,亚细安国家作为一个整体,以及其中一些国家,如新加坡,因为中国都是其“最大的贸易伙伴”,更因为从中国发起的“一带一路”中正在受大益,除了“中立”,别无更好选择。亚细安中有的国家,如新加坡等新TPP国家很重视国际贸易规则,希望中美都遵守。

特朗普即将因为朝鲜问题而“很可能”访问新加坡。若是,特朗普政府和目前担任亚细安轮值主席国的新加坡,在中国问题上将面对面协调。新加坡密切关注中美贸易冲突,并在其中寻求其建设性角色。

最后一种可能是一些国家站在中国一边。这类国家到底是谁?“金砖国家”吗?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吗?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?还有,欧盟支持中国诉诸WTO?

(庞中英   作者是中国海洋大学国际关系学特聘教授、海洋发展研究院院长、国观智库学术委员会执行主任)

weinxin
我的微信
亲,打赏、点赞随你!
王会计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